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来自中原的博客

网络连接你我他——有缘者相逢,有心者相识,有情者相知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阅读札记之《乡关何处》  

2012-09-18 14:57:49|  分类: 我的随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阅读札记之《乡关何处》 - 来自中原 - 来自中原的博客

【品牌童装贝贝怡专卖:
 

 其实从《诗经》开始,中国人就在消费故乡。这种传统在唐诗中最流行,大多都很含蓄,但崔颢的《黄鹤楼》让乡愁化作了一个成语:乡关何处。这个词的原句是“日暮乡关何处是?烟波江上使人愁”。

余秋雨以此为题做过文章,现在,野夫又来了:他做了整整一本书。

这是我今两年来看的最有感情的散文。尽管有人在质疑他的史实硬伤,但我更重文章价值。

一重情感。

此书读罢,第一感觉就是人物悲怆的命运。母亲,外婆、大伯、李如波和刘镇西,无一不是命途多舛之人,一辈子辛苦,一辈子忙碌,一辈子是非不断……也许战争年代出现这些上能理解,但是在和平年代还能遇见,当是奇闻。每每看到那些人的命运,对自己所受的那点折磨和委屈,渐渐地看开了。

命运在给他们开玩笑,他们却在和命运做斗争,有的赢了,如刘镇一样“笑傲江湖”,有的输了;如母亲,磨难多年,最后却选择了投江自尽。即使是野夫本人,也是历尽曲折,是非不断。

这本书中,我尤喜欢苏家桥那篇,不是因为文字好,而是因为结局好。这个类似魏晋隐士的人物,尽管没有功成名就,但比书中的其他人,结局要好得多。为此,我还专门上微博去搜寻了他,并加了个关注。

如果您太忙,至少有两篇文章应该看看:《江上的母亲》和《坟灯——关于外婆的回忆点滴》。

二重文字。

作为文学,文字就第一位的,也就是文字功底。散文的写作,古文功底强的人往往很占优势,这一点,从孙犁、季羡林和贾平凹等人的文章就可以看出。今天的野夫,也很不一般,他写古诗,也写词赋。在开篇写母亲的文章里,第一句话就打动了我,“又是江南飞霜的时节了,秋水生凉,寒气渐沉。整整十年了,身寄北国的我仍是不敢重回那一段冰冷的水域,不敢也不欲去想象我投江失踪的母亲,至今仍暴尸于哪一片月光下……”

还有句子,如“那时吾辈顽劣野蛮,出入袖刃,几年大学生涯,记忆中不乏刀光血影。大小数战,伤人亦自伤,于今想来,唯余惭愧。”

“对人的描写采用线性白描法,对事物的思考也是东方式的,围绕着主脉一路探究、追述下去。作品是简单里有复杂;文字是平实中有华采。中国文学传统深厚,而非落后。能继承下来,真是要下些工夫的!”这是章诒和这本书中文字的评价,我是比较认同的。

三重背后的故事。

本书尽管在历史的细节上有出入,但并不妨碍他勾勒出的整体风貌。前人曾说,巴山蜀水出刁民。读罢此书,你会发现那地方有古风。尽管也有纨绔子弟,但也是豪情冲天,仁义非凡。这在奠定了本书感情基调的同时,也让我们对那片土地的民风民俗有了更好的认识。

另外,野夫本人屡屡提到但没有细节的事情让人很感兴趣:他曾入狱几年。这种关注,不是关注他本人,而是关注我们的一段历史。那一段历史的档案,不知道多久才会公布于世。我很期待。他们那一批人,混出名堂的极少。而这个曾经是易中天得意弟子的土家人通过自己的方式,混出来了,所以很多历史事实也显露出来了,尽管有人说他有硬伤。

章诒和在序言中说,“这是当今尘世中的挽歌。我不觉得他是在写作,他在跟我说话,也是独自沉吟。笔下那些砍断骨头连着筋的血亲,是怎样被一节一寸地搅碎榨干;那些美妙温软的情感,是怎样被一阵一阵的风雨冲光刮净--我读到的是他的心,看到的是他的泪。”

这也许是对《乡关何处》最好的注解。

【品牌童装贝贝怡专卖: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6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